简愿

总算是要结课了,就剩下毕业论文这一件事,我就可以和这不情不愿,不清不楚的四年说再见了。


矫情和敏感也是一种能力,搁置在一旁太久就成了麻木。

一到期末就神经性紧张,不论有几门考试课。口腔溃疡,没有食欲吃饭,困的一直打哈欠,午觉从来睡不着。每次这种时候,特别想吃安眠药。心里还压着无数块大石头,找不到人说话,不想在任何的社交网络发泄,却只能一次次打开各种app。去运动,只是一个小时,就肌肉酸痛好几天。真惨啊。

我终于不会因为看到别人的生活有多精彩而心情起伏,我好像开始对自己的生活有了信念感。我经历的事情无论好坏都是我自己的体验,与任何人都无关。我不为任何人去体验,也不为任何人去感悟。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蛮长。

其实也许不必等到所谓终于要站在世俗所定义的成功里再去说出以前的一次次摔倒,只要我能意识到只要不停下来顾影自怜,不那么气急败坏,就是一种进步吧。

也许我有时是把羁绊和友情分不太清吧。也许有一个阶段是重合过的。只是人终究不会滞留在一个阶段,学会告别,走起路来总会更松快些。

我开始释然了,失去的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抓着回忆流泪太没意思。大道辽阔,更潇洒一些去向未来。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四大幸事。

还记得那之前我从来都害怕讲未来,因为他们都还有大好的现在要去度过,现在我依旧害怕讲未来,原来现实比想象到来的更加猛烈和出乎意料,未来有太多不确定性,如今是真的害怕。

真的非常经常的处在一种绝望中,是抗压能力差吗?近两年所有快乐的感受都非常浅薄,痛苦的回忆非常深刻。真的太令人难过了。真的,这一年,活下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