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愿

这些日子也在纠结我这样对一个大部分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遥远的人有如此大的情感付出,对于周围亲近的人是不是有些不应该了。但他确实是把我的偏执重新救了过来,原来偏执真的能走到彼岸。他身上有我所追求和需要的部分。这大概就是那一口气。是任何其他的人都给予不了的一口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