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愿

这些年,我给很多人写过信,他们是我遇见的美好的人,至少我认为可靠的人。我会保存下来那些信件的图片,日子越过越长,再转头,一切都因它浪漫温厚。有时候会想,这样的自作多情到底是来源于什么样的因,妈妈吗?性格吗?还是注定。但有时候翻到那些回信,便也没有了要去纠结原因的念头,温暖踏实,原来他们眼中心中的我,我们也这样美好,真好。只是想在这种容易遗忘的生活,容易麻木的世界里告诉我想告诉我的人,我记得那些爱那些年那些事,以此给予温暖。感恩相遇。
这些日子过得很疲惫,却没有什么好方法去恢复,一瞬间觉得难过,在家的时候还能有所依靠,而在这里,就只能孤身一人面对所有惊涛骇浪。心悸,余悲,不安。

评论